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甜儿好甜呀
甜儿好甜呀
忙碌起来的时候,李甜儿没觉得牙怎么疼了,现在刚有点儿闲,又觉得牙疼的历害了。一只小手捂着脸腮子,可怜吧吧的看着自己的男人,一双小脚放在酒缸里,打濺着酒水。

  男人身材伟岸,肤色古铜,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,犹如希腊的雕塑,幽暗深邃的冰眸子,显得正直不阿。

  “甜儿,你把又把双臭脚放缸里,这酒到时候卖给谁喝啊!”

  甜儿搬着个脚丫子让男人闻:“哪里臭了,哪里臭了”

  男人抓住李甜儿的小脚,将她拖了过来,轻轻抱起女人,将她放到木凳子上。

  甜儿勾着男人的脖子,:“在说了,也没谁知道啊”女人还在怒力争取,这大热天的,把小脚放在这冰凉的酒缸里还是挺舒服的。刚刚放酒自己也出了不少力了呀,到现在小脸蛋还是红扑扑的咧。

  “你知,我知,天知,地知”

  臭男人,不解风情。

  “哼!我去村口看医生了,不和你玩了,你自己慢慢弄吧。”

  李甜儿揉了揉牙腮,都痛了好几天了,每次痛的很历害的时候,她就弄碗头子酒喝喝,这头子酒的度数可高着,喝个二口人就晕晕糊糊半天。

  酒是好酒,隔壁村有人走好几十里地来这买男人的头子酒。男人量的酒像来是不愁买家。

  男人是女人的丈夫,叫苏东,量一手好酒,在村里也算是个知名人物。

  可好酒医不了牙痛。

  李甜儿长长的披肩发,就如春天碧绿的垂柳,随风浮动;流线型美的大眼睛轮廓内是一颗璀璨的珍珠,光彩照人;瓜子型的脸与修长的手臂配合得十分巧妙,为这海俏之美多加了几分点缀;一双赤脚轻踏地面,玲珑般的脚丫顽皮地动着,动着,轻轻撩动春心;她那丰满的身材就如太阳,散发青春的光芒。

  苏东张口准备叫住女人,一会儿和她一起去的,想了想一会儿还要送酒出去,就算了。

  ……

  药店老板曾海懒洋洋的躺在竹椅子上,一栋红砖黑瓦的新房,一辆新买的电驴子。村子里能有这家当的还真没几个,这个破药店还真能变出黄金来,还是真庆兴当初跟老头子学了点医术。

  吃五谷杂粮谁能不生病咧,随便颗小小的药丸几分钱进,几块钱出,这不想赚钱都难。

  曾海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,少点什么咧?

  “甜儿”曾海突然看到了李甜儿。心里一惊,对,就少了一美貌的女人,像李甜儿这样美貌的女人。他心里猛然产生了一种欲望,两只眼睛忽地胀大了一圈。

  “曾医生”甜儿轻轻的叫了声。

  曾海露出亲切的微笑,迅速的从躺椅上爬了起来。

  “甜儿”“曾医生,我牙疼。哎哟哎哟。”甜儿呻唤着,仍然用手撑着下巴壳。

  “来让我看看”曾海焦急地说。

  曾海用一只手捏着甜儿的牙腮,甜儿张大嘴吧,舌头在嘴里卷来卷去。

  “牙疼不是病,疼起来要人命。我马上给你打一针止疼。”曾海吞了一口涎水,慌慌张张地说。

  曾海麻利地将注射器灌上了药水。他握在手里推了几下,细小的水珠立即从针头上往外冒。然后他走到甜儿的屁股后面。“把裤带解开”甜儿没有迟疑。解开裤带,露出半边雪白的屁股。由于忍着疼痛,雪白的屁股还有节奏的蠕动着。

  曾海差点儿惊叫一声。他的两只充血的眼睛很快像磁铁一样贴在了那块白肉上。他又吞了一口涎水,握着注射器迟迟不打进去,似乎忘记了他现在在干什么。

  “哎哟哎哟。”甜儿又呻唤起来。

  曾海轻轻的用酒精棉球摩擦着那块白肉,只恨那酒精棉球不是自己的舌头。

  “曾医生”甜儿觉得曾医生用棉球在自己屁球上擦的时间也太久了点。

  “别紧张,甜儿”曾海收了收神,将针头慢慢的插入那雪白的屁股里,慢慢的推了进去。

  他是个想象力丰富的男人,他由眼前这块白肉想到了甜儿浑身每一个地方,如果是他身上的某个部位这样慢慢的插入她的身子里,他想的心旌摇荡,他想得热血沸腾。他的某个部位以经在摇旗呐喊了。

  “谢谢曾医生”甜儿说。她知道这针打的越慢,她就越感觉不到打针的疼痛。

  “甜儿,你这牙痛很常时间了吧”

  “嗯,打小就常牙痛”甜儿整理了下衣裤。

  “刚才的一针只能暂时止疼,不能从根本上解除牙疼,你这病,得根治,得找出病因”。曾海打着心里的小算盘,脸上露出一副诚肯的样子。

  “怎么找”“来我给你摸摸脉”曾海说。

  “摸脉?”甜儿问。

  “中药世家,甜儿,你不会不知道吧”

  李甜儿在还没嫁给苏东的时候就听说过,曾海的老爸叫曾当归。他老爸出名,好像不是因为他医术。

  死马当作活马医了,这牙疼确实很烦人。

  “好吧”甜儿说。

  两人于是在一张长桌边坐下来,甜儿把手伸给曾海,曾海装着很用心的样子,闭着双目,思考着下步要怎么做。

  曾海紧皱着眉头,示意甜儿换别只手。

  李甜儿紧张的看着医生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  一会儿功夫,曾海放弃了把脉。

  “甜儿,你这病根看用普通的把脉是没办法找出来的”曾海故意让自己变的更真诚些。

  “那要用什么办法”甜儿焦急的问。

  “……,还是算了”曾海愈言愈止,狡诈的神情一闪既失。

  “曾医生,你到是说呀”甜儿真急了。

  “甜儿,你有没有听说过奇经八脉”

  甜儿有些印像,好像小说里听说过。她还是摇了摇头。

  “刚刚给你把的脉只是八脉其中的两脉,不过看来作用不大。”

  “那要怎么办”甜儿问。

  “要想找到病根,得给你摸摸腿脉。”曾海知道他的计谋快成了。

  “腿脉?”甜儿脸红了,她知道把腿给一个男人摸可不件好事情。

  “算了,甜儿当我刚才放了个屁,我们在想想其它办法”曾海以退为进。

  李甜儿回想了那钻心的牙痛。

  “好,腿脉,曾医生,我现在要怎么做”。

  曾海让甜儿平躺在病床上,脱掉布鞋。

  一只雪白的玉足出现在曾海的面前,就像刚出笼的馍馍。还飘着淡淡的酒香。

  曾海暗自欣喜。他双手捧住了甜儿的那条腿。他很快在她的小腿肚子上摸起来。

  “环跳,解溪,悬钟,足三里,膝阳关……”曾海每摸触个穴位都会作个简单的说明。

  甜儿觉得中药世家看来还是有点门道的,只少曾医生说的她就从来没听过。

  曾海的手越摸越高“梁丘,血海……”

  李甜儿心里一惊,要糟。

  “会阴”曾海眼睛已布满血丝,他在也忍不住了。

  “流氓”李甜儿拼命的挣扎着,因为牙痛,她已两天没吃东西,今天还喝了两碗头子酒。

  夏天就是方便,曾海一把就扯掉甜儿的裤子,又把自己脱了个净光。

  李甜儿知道曾海要在她身上胡作非为了,她仅有的点力气也在刚刚的挣扎中用光了,骂也没力气骂了,求也没劲求了。

  曾海的阳具早已涨的又红又硬,破不急代的在甜儿的阴户连插几次,也没找到洞洞。

  一气之下,两手把甜儿的大腿使命的叉开,一手握着阳具,对准备阴户用力的插了进去。

  甜儿一阵撕心的裂痛。

  甜儿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男人,她让除了自己的男人以外的男人进入了她的身体。

  曾海开始奋力的抽插,虽然甜儿的阴道里还很干,每次的抽动都很费力,可他不在乎。他觉得这比他那天骑着那新买的电驴子在村里晃来晃去都有感觉。

  甜儿觉得时间过的好慢,她真希望这男人快点完事,可这男人死命的冲,也没见要软下来的隙像,反到是她的身体有了反应,阴道里的水越流越多。她真是恨死自己的身体了。

  甜儿紧闭着双眼,像死鱼一样躺在床上,任由男人*****着。

  男人什么时候结束的她不知道。她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她也不记得了。
【完】[ 此帖被creazing在2019-07-15 12:20重新编辑 ]